回到主页

便捷,真的值得追求吗?你失去的不仅仅是隐私

百年老店反便捷

· 内容营销

作为中国高铁的旗舰,京沪高铁运营管理是最先进的。然而,在其车厢内,我不止一次看见这个场景:

为什么专用的洗手液出口被弃用?取而代之的是一瓶洗手液放在台上。我问乘务员,洗手液出口坏了吗?并没有,只是注入新的洗手液比较麻烦,放一瓶新洗手液在台上比较方便。

是的,运营方实现了便捷,却降低了高铁运营的整体美。一个整洁亮白的洗手台摆上一个塑料瓶子,破坏了空间的整体美,而且让人觉得高铁设计是不是出了问题?否则,设计好的洗手液出口为什么不用呢?无非就是把门打开,再把洗手液注入到金属容器中而已。

公共空间的整体美是值得运营方追求的,但是为了便捷,小的玩法比如放一瓶洗手液就可能跑出来,把整体美破坏掉。

事实上,追求便捷似乎成为了一套标准价值观,在我们生活的空间蔓延。但是,凡是追求过度便捷的结果好像都不太好。如果不被发现,考试作弊可以轻松获得高分,论文作弊可以更快完成而获得发表,超市小偷可以随意实现消费心愿。但是一旦被发现,则后果令人尴尬不堪,甚至身败名裂。可见,追求便捷的风险不容小窥。

过度便捷往往招致腐败。君不见多少政府官员锒铛入狱,多少公司高管荣耀闪崩。在一个官本位的社会,高级官员掌握大量稀缺资源,在缺少民主决策的机制下,个人意志左右着资源的分配序列,他说给谁就先给谁,谁就会瞬间发财, 发财后自然不能忘记身处高位的那个官员,学术界称之为权力寻租,在我看来,这就是追求便捷惹得祸。谁不想轻松赚到大钱?谁不想在退休前狠捞一把以支撑退位后的豪华生活?用手中的权利换取一点灰色收入看起来是一件多么便捷的事情!

便捷往往是反环保的。塑料袋用起来非常便利,轻,防水,几乎免费,从超市购物、打包外卖到携带垃圾都离不开它,就连世界上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里也发现了塑料制品,那可是海底一万多米的地方。可是,塑料的危害又引起了多少关注?大部分塑料不能降解,与生活垃圾进入焚烧处理时会释放二恶英等有毒气体。更可怕的是,便利了人类生活的塑料通过人类活动大量进入海洋,海洋里80%的垃圾是塑料制品,有的鱼类因误食塑料而死亡,有的生物被塑料缠绕窒息而死,海洋生态安全日益受到严重威胁。在重视环保的欧洲,减塑令开始流行了。今年三月欧洲议会批准了一项法律,到2021年禁止使用各种各样的一次性塑料制品;六月。加拿大也宣布了类似的禁塑令。在喜欢便捷的中国,减塑何时能提上日程?

饿的时候叫份外卖,是当前非常流行的便捷。有一天,我突然发现小区的草坪上日渐成型了一条步行的足迹。驻足观察几天后,发现这道足迹竟然是外卖小哥贪图便捷节省时间而生生地踩出来的,绕步行道的话会多走二分钟而已!方便了自己,伤害了草坪。每次外卖的便捷都伴随着产生大量的塑料垃圾,如果你有机会了解到塑料伤害了无数海洋里的生命,会重新考虑一下这点便捷值得吗?

学习上有捷径吗?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。培训机构深谙每个学生心底都有挑战这条无捷径古训的欲望,于是编造了一套可以自学成才、无师自通的理论,夸大其教材如何帮助学生迅速提分和迅速达标的效果。你如果交了钱,很快就会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兜售套路。

职场上有捷径吗?被潜规则的人们自有话说,可能大部分都是一腔苦水无处倾诉。甘肃武威原副市长姜保红在1997年从甘肃政法学院法律系毕业后,长期在省政法部门工作。2012年起,姜保红调至武威市招商局任党组书记、局长,后又兼任市政府副秘书长。她比同样“由省入市”的市委书记火荣贵晚了两年来到了武威。2013年10月,姜保红转任武威市发改委党组书记、主任,2016年升任副市长,年仅42岁。2019年1月21日,最高检官网宣布了火荣贵及其老下属、曾共事5年的武威市原女副市长姜保红分别被决定逮捕的消息。姜保红遇上火荣贵的青睐,大搞权色交易,得以在职场上长袖善舞,迅速升职,结果却很悲惨。

自今年六月份香港爆发反修例游行示威以来,警方保持了克制,没有大规模使用武力,其实是放弃了最便捷的方式。使用武力最便捷,瞬间可息暴制乱,但是,市民若没有表达合理诉求的通路,会为民主和自由社会长期蒙上阴影,给长治久安埋下隐患。放弃便捷是笨办法,却体现了香港社会治理的大智慧。

做决策的时候,大家吵得面红耳赤,争得热火朝天,要达成共识显得多么不易。一言堂,或者老板拍脑袋下结论,无疑是天下最便捷的方式。可是,经过充分辩论后达成的决策,因为考虑到了各种不确定性之风险,一般不容易犯下大的错误。反观一言堂和拍脑袋,结局往往是决策得快,执行得快,满盘皆败也来得很快。在商战上,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。

多年以来,我一直从事数据销毁工作。公司在市场上耕耘近十年了,到现在为止,我们的客户还是集中在外企,本土客户寥寥无几,为什么呢?电脑硬盘上存储了公司的客户资料、合同、知识产权和个人影音等数据,有些是公司机密信息,有些是个人隐私信息。员工说已经删除了,其实是可以被恢复出来的。如果不做专业的销毁处理,这些数据可能泄露并被别人利用,造成公司声誉和品牌上的损失,甚至会遭致法律诉讼。国内公司在信息安全上观念淡漠,国家在数据安全保护立法上有些滞后,即使违法也没有明确的惩罚措施。更重要的是,数据销毁是一项服务,要收费,国内客户本来知道旧电脑是可以卖钱的,数据销毁后等于电脑就没有硬盘了,电脑就要贬值很多。既要付钱销毁数据,又要让电脑的残值大降,于是便捷的价值观发挥作用,别销毁了,直接卖掉吧,多卖点钱是最美好的。

在我们的客户中,有一家日本公司叫NSK,在国内有研究院和工厂。工程师在其公司现场销毁硬盘数据时,他们每次都要派人全程监督。销毁报告要定制,硬盘数量和机器序列号要反复核实,认真程度让人肃然起敬。它的做法引起了我的注意,遂查看了它的官网。它叫精工株式会社,成立于1916年,轴承产品稳居日本首位,在世界位居前列,是一家不折不扣的百年老店!

东京商工研究机构的数据显示,全日本超过150年历史的企业竟达三万多家,而在中国,最古老的企业是成立于1538年的六必居,之后是1663年的剪刀老字号张小泉,再加上陈李济、广州同仁堂药业以及王老吉三家企业,现存的超过150年历史的老店仅此五家。拥有一亿二千万人口的日本诞生了26个诺贝尔奖的得主,14亿人口的中国只有莫言和屠呦呦等五位获奖者(印度有11位)。

我若是客户,就是闭着眼睛和NSK做交易,也是一千个放心。

百度李彦宏曾说,为了便捷,中国人愿意放弃隐私:只要留下电话和宝宝名字,就可以获得这个魔法棒玩具哦!看着孩子渴望的眼神,你问那家地推人员:可以购买吗?如果这一幕真的发生,我绝对为你点赞,你是懂得拒绝便捷的人。这个态度值得尊敬。试想,真如地推所愿,某一天,你接到一个陌生来电,上来就说您是圆圆爸爸吧,我们最近有一堂少儿英语试听课,请您带孩子来听一下。你是不是会觉得不适?假如,接下来你每天都接到一个陌生来电,不是英语就是舞蹈或者是乐高积木培训,你会不会在疲惫之际感到恐惧呢?你拒绝便捷的态度会为你杜绝了这一切不安。

便捷可以有,但绝对不能成为价值观。我们仰慕百年老店,我们弘扬工匠精神,我们渴望诺贝尔获奖者多几个中国人,一味追求便捷只能让我们离这些美好的发生越来越远。

所有文章
×

还剩一步!

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。 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,完成订阅。

好的